汽车业助力“双碳”目标实现,不能“单条腿走路”,必须重视传统燃油车的减污降碳,而要做到这一点,加强油品的清洁高效利用势在必行。

5月24日,中国节能协会首次批准《燃油清净增效剂》团体标准(T/CECA-G0170—2022,以下简称“标准”),对车用汽油、车用乙醇汽油、车用柴油中使用的燃油清净增效剂进行明确规范。据了解,这项成果体现了跨行业的协同努力,文件起草团队包括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中国石油润滑油公司、北京长信万林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悦泰石化科技有限公司、天津大学、中节能咨询有限公司、雅富顿化工(苏州)有限公司、油湃能源环保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宁波吉利罗佑发动机零部件有限公司等19家知名行业单位代表。

以技术创新填补标准空白

燃油清净增效剂具有增加动力、保洁、清洁、降低燃油消耗、改善尾气排放五大功能。具体来说,可以改善燃烧过程,提高发动机动力性;提高燃烧效率,降低燃油消耗;降低氮氧化物、颗粒物等尾气污染物排放;减少积碳的沉积并清除已产生的积碳。

“国内针对应用燃油清净增效剂的节能减排和降碳评价标准始终处于空缺状态,且对喷嘴积碳清除及改善情况的评价,已不能满足新技术条件下汽柴油清净增效剂的评价试验要求。”标准起草团队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道:“基于日益革新的发动机技术和越来越严格的排放标准,标准应运而生,对促进油品性能升级,助力落实‘打赢蓝天保卫战’、‘双碳’等战略目标具有重要的作用。”

据悉,标准规定了柴油清净增效剂排放污染物综合改善率(NOX、颗粒物)不小于20%,即保证其在发动机燃烧过程中产生的颗粒物数量在一定范围内,从而减少对颗粒捕捉器的压力,降低堵塞的可能性。

此外,标准还对汽柴油清净增效剂的理化指标和试验方法、汽柴油清净增效剂的节油和减排性能评价方法、发动机喷嘴积碳改善和柴油车节油率远程监测的试验方法进行了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标准起草团队新开发的检测项目和检测能力较之以前都有较大程度的更新,新方法更实用,也充分满足了行业减污降碳的需求。比如,标准提出了自主研发、基于光学三维轮廓测量仪的喷嘴积碳快速检测方法,对喷油器积碳前后的扫描数据进行对比拟合,得到积碳前后喷嘴的体积数据、三维图像及积碳体积分布图,在喷嘴表面积碳不被破坏的情况下进行3D扫描,最大程度地保证喷油器喷嘴表面积碳的完整性,突破了传统物理剥离表征喷嘴积碳方法所带来的测试精度不高等局限性。

瞄准颗粒捕捉器堵塞症结所在

记者了解到,国六排放标准正在按计划实施,但随之产生的油耗过高、颗粒捕捉器堵塞等问题成为困扰部分车主的新烦恼。

GPF是汽油机专用颗粒物捕捉系统,DPF则是柴油车使用颗粒物捕捉器,燃油无法充分燃烧会产生较多碳烟颗粒造成堵塞,进而导致发动机排气困难,动力明显下降,油耗直线飙升。

山东某企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颗粒捕捉器堵塞会对车辆造成两方面影响:一是导致发动机功率输出自动降低,减弱动力性能;二是增加油耗。在他看来,燃油清洁增效剂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汽柴油升级到国六标准后,油品本身提升的空间很小,而且难度不断加大。也正因如此,利用添加剂帮助提升油品质量、促进车辆节能减排成为一项必要举措。”他表示。

“燃油清净增效剂的加入,可有效降低发动机摩擦损失,缩短发动机燃烧持续期,促进燃料充分燃烧,改善发动机的燃油经济性、动力性及污染物排放控制等指标,有效延长颗粒物捕捉器清洁和维护保养的时间周期。”这位企业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说。

生态环境部等11部门联合发布的《柴油货车污染治理攻坚行动计划》提出,要推进车用尿素和燃油清净剂信息公开,研究汽柴油售前添加符合环保要求的燃油清净增效剂。继国家层面提出研究售前在车用汽柴油中加入符合环保要求的燃油清净增效剂后,各地政府也在积极行动。2018年出台的《北京市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明确表示,要严格油品质量监管,研究第七阶段车用燃油地方标准、销售前在车用汽柴油中加入符合相关标准的燃油清净增效剂。2020年,山东省市场监管局发布了《汽油清净增效剂技术要求》地方标准,通过发挥标准的基础性和引导性作用,推动车用油品行业的健康发展。

可以说,随着节能降耗、治污减排工作的推进,我国不断提高对汽车油耗和排放标准的要求,燃油品质在其中的作用不容忽视。

标准发布助力市场规范发展

车油匹配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车辆的节能减排效果。然而,车用燃油清净增效剂在实际使用环节的推广,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顺利,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市场监管混乱等问题亟需治理。

2021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组织开展了道路交通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对1336家企业生产的1342批次产品进行抽查,涉及汽车用制动器衬片、机动车辆制动液、发动机润滑油、车用尿素水溶液、车用汽油清净剂等12种道路交通产品。其中发现车用汽油清净剂44批次产品不合格,抽查不合格率过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直言,燃油添加剂市场环境并不乐观。他有些无奈地指出:“现阶段,市场上销售的清净剂(小瓶/燃油宝、燃油精、动力神)等产品,经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据《车用汽油清净剂》(GB19592-2019)市场抽查78批次,2022年4月发布产品质量不合格率达到56.4%。小瓶燃油宝添加剂的价格从6~118元/瓶不等,消费者很难区别产品质量及功效如何,只能听销售人员介绍和凭自己感觉。”

“特别是《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机动车减排需求的符合环保要求的燃油清净增效剂,市场上廖廖无几。2020年12月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四部委发布《绿色技术推广目录》,其中‘车用燃油清净增效技术’一项,国内企业仅有三家入围,这说明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位业内人士表示,“很多消费者不太清楚发动机常亮起故障灯或出现故障码,以及颗粒物捕捉器堵塞等问题产生的原因。其实,车辆需要的是针对缸内高压直喷发动机的复合型多功能品质提升剂。目前,国家没有强制性标准和相关配套政策,添加燃油清净增效剂仅仅是自发行为。”

总的说来,燃油添加剂市场鱼龙混杂,消费者无法甄别。我国市场上虽有售前就加入添加剂的车用燃油,但尚无全国统一的实施规范。

如今,标准的发布带来了福音,拉开了燃油添加剂行业规范化发展的帷幕,为整个燃油清洁增效剂产业的发展,规划出更加科学、有序的发展路径。

标准起草团队负责人表示:“我们希望标准的出台能为燃油添加剂市场监管提供监督检查依据,后续计划将评价方法申报国家认监委的绿色产品认证实施规则、并与地方政府和企业沟通设立应用示范区等,进一步将其贯彻到燃油清净增效剂的生产和销售环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