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尹同跃:

加强新时代班组建设加强标准、规范、人才、技术层面的支持

针对车载芯片供需失衡的现象,尹同跃建议要通过强化产业生态融合,以突破车载芯片“卡脖子”技术。他建议制定国产车载芯片技术路线发展纲要,明确车载芯片国产化率发展目标,加大芯片产业链建设、重点扶持及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同时,建议成立芯片创新发展平台,从标准、规范、人才、技术层面给予芯片行业、零部件行业与整车以支持。同时,他也建议强化产业生态融合,在产业链生态上给与政策鼓励以及资金支持,推动芯片生态与部件生态、整车生态融合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李彦宏:

进一步加强人工智能多层次教育体系建设

当前,人工智能带来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已经开始重塑社会就业结构。然而现阶段人工智能行业人才培养与产业技术发展水平存在一定程度的脱节,体现在人工智能职业技术教育处于起步阶段,远远无法满足新就业对技术人才的需求。对此,李彦宏建议引导校企联合,支持龙头企业成为人工智能人才培养的重要支撑力量,共同打造面向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自动驾驶等课程;支持龙头企业参与新职业论证开发,加大人工智能领域相关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开发和推广,及时将新技术用于学生和从业人员的技术技能评价中;在政府指导下,引导龙头企业、平台企业,研判产业和人工智能技术融合过程中产生的新需求,加强人工智能领域新业态新场景研究,设立人工智能职业技术发展景气指数监测体系等,并及时发布人才需求预测。


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车辆工厂“王涛班”班长 王建清:

加强新时代班组建设

今年,已经第四次参加两会的王建清继续为广大产业工人代言,关注一线技能人才培养,提出了“关于弘扬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加强新时代班组建设的建议”。他在“关于加强新时代班组建设的建议”中提出,要出台建设指导意见、解决好新时代班组建设技能产业工人不断档的问题、加快推进薪酬待遇落地、加快制定产业工人队伍地位提升的相关政策法规,“希望政策能普惠一线和技能员工,让他们通过努力,获得相应的地位和尊重。真正实现情感留人、事业留人、待遇留人,让更多的人愿意走进企业,走到技能岗位上去。”


全国人大代表、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鹿新弟:

建议将技术创新奖励纳入工资专项集体合同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将技术创新奖励纳入工资专项集体合同,是鹿新弟重点提交的建议之一。他认为这将更有利于激发一线工人创新热情,培育在某一方面有突出贡献的大国工匠,对稳定职工队伍、建设和谐社会更有好处。为激励产业工人技术创新,切实提高产业工人收入水平,鹿新弟建议:一,进一步细化相关政策的落实措施,将技术创新奖励激励纳入集体协商范畴;第二,引导和鼓励企业根据自身情况针对职业技能等级晋升、群众性创新成果等制定细则,在工资专项集体合同中体现;第三,根据职工技术创新成果为企业创造的价值,给予专项奖励或分红、工资上浮、岗位升职等激励,实现技高者多得、创新者多得;第四,建议技术创新奖励减或免个人所得税,以此鼓励职工的技术创新。打通人才政策文件落地“最后一公里”鹿新弟还提交了《关于打通政府文件落地“最后一公里”的建议》。他在建议中提出,调研数据显示,用高素质技术工人队伍支撑可以满足我国高质量创新发展。连续几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出现弘扬劳模精神、工匠精神。然而细观各类人才政策,还差文件落地“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阻碍了人才政策的真正落地,也遏制了人才的长远发展。所以他认为,打通政府文件落地“最后一公里”文件的问题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因为这涉及到职工队伍的稳定。如果企业不执行政府的相关政策,“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会影响职工专注自己的技能,也会影响技艺的传承。所以,推进人才工作应因势施策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汽车株洲公司高级技师 吴端华:

提升产业工人各项待遇

吴端华在《关于进一步加强产业工人队伍建设的建议》中提到,社会上对产业工人仍存在诸多误解,认为产业工人的文化程度都较低,导致产业工人得不到应有的尊重。而在中国制造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过程中,产业工人的队伍建设尤为重要。对此他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创建十个职教产业集群示范区,统筹创建职业教育发展模式。此外,设立企业职工培训专项资金,加大对企业员工培训支持力度,推动优化职业技能等级标准,健全职业技能多元化评价方式,鼓励企业建立健全产业工人职业晋升“多通道”机制,促进管理通道、职业技能通道、专业技术通道之间的衔接,“我们要提升年轻人选择工人为职业的意愿。同时建立健全工资增长法制机制,不断提升产业工人各项待遇,保障产业工人合法权益,让一线产业工人安心扎根岗位。”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奔驰首席技师 赵郁:

建议贯通技能人才发展通道

在赵郁看来,只有破除了阻碍技能人才成长的障碍,贯通技能人才发展通道,才能真正造就数量充足、素质优良、富有工匠精神的高技能人才队伍。所以结合贯彻人社部发布的各项政策措施及基层反映的情况,赵郁总结了三大技能人才的实际问题:1、政策好、落实难。2、人才评价机制不相同,发展通道难畅通。3、技能等级与晋升通道、福利待遇不明确,难以形成正向激励。针对这几点,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应当对各项政策推进落实情况进行年度评估与考核;贯通校企合作推进技能人才培养的通道;贯通高技能人才向专业技术人才发展的通道以及建立以技能价值为导向的技能人才薪酬分配制度。


全国人大代表、江麓机电集团电焊工 屈胜:

培养符合时代发展的技能型人才

屈胜指出,现在,许多家长和学生对职业教育的认识不够,还有很多人认为“读职业技术学院的不如读本科的”,致使专业技术学校招生困难,“我自己就是职业学校毕业的,也搞了一辈子技术,我觉得,学好、弄通一门技能,同样能创造价值,照样可以成就一番事业。”她认为,重中之重,就是要转变学生和家长的求学就业观念,纠正全社会对技术岗位、技能工人的认识偏差。另外,还要提高技术工人待遇,激发技术工人创新创造活力,增强他们的获得感和职业自豪感、荣誉感。同时,职业学校在培养技能型人才时,也应当紧密联系就业市场,创新办学模式,灵活设置课程,让课程更具实用性,更有吸引力,这样才能培养出符合市场需求、符合时代发展的技能型人才。


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 王凤英:

加大氢燃料电池基础科研投入

王凤英在《关于推进燃料电池汽车发展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建议》中提出,应制定氢能的国家级顶层设计,完善标准法规,同时引导加大氢燃料电池基础科研投入,突破核心材料和关键部件的技术瓶颈,进一步加快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化能力,鼓励多手段降低推广成本,加强优质资源协同,优化产业发展环境。由此可见,要发展氢能就离不开核心材料和关键部件的技术,也必须依靠人才进行实现,人才培养当是重中之重。


制定新能源汽车关键核心技术全球化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培养国际法规专业人才

王凤英认为,作为知识经济最重要的特征,知识产权能够为企业在国际竞争中提供竞争优势,是国际间进行竞争的一个强有力的手段,也是确保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长期健康发展的关键因素。针对知识产权问题和在出口过程中可能发生的贸易壁垒,王凤英建议制定相关政策,提升中国汽车品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增强对国际市场政策、法规了解。同时借鉴国内外知识产权法规规则,设立专门的知识产权管理机构,培养国际法规专业人才,建立新能源汽车全球化自我保护机制,引导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全球化稳健发展。


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 欧阳明高:

建议将车辆工程学科升级为一级学科

欧阳明高认为,车辆工程既具有独特的自我特色,又与诸多现有一级学科的内容紧密关联,显示出多学科“深融合、强交叉”的突出特点。因此,建议国家及有关部委将车辆工程升级为一级交叉学科,积极推动该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打造先进科技集群的载体性平台,推动以车辆工业为代表的制造业快速升级,培育国家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而未来所建设的车辆工程一级交叉学科,将以地面运载工具的新四化发展为核心,聚焦关联的材料与结构转型、能源与动力转型、信息与智能转型等产业变革趋势,系统性突破车辆设计与制造、新能源动力系统、智能汽车与无人驾驶等重大科学难题,结合学科边界拓展和知识结构重塑,建设符合国家及行业迫切需求的人才培养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东风乘用车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谈民强:

从源头解决汽车产业人才供需矛盾

谈明强认为,人才强,则产业强,汽车产业人才数量和质量决定了未来汽车产业的规模和发展质量,汽车产业人才高度决定了我国汽车产业在全球竞争中的地位。为解决企业转型过程中人才方面的种种难题,最直接有效的做法就是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即升级车辆工程为一级学科,以车辆为轴心将计算机、自动化、电子信息等专业知识抽出去冗重组,构建新的学科知识体系,肩负起培养创新复合型汽车人才的历史使命,有效支撑汽车技术融合创新,加快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为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我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信息摘自:  中汽人整理/中国汽车H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