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10309145802.jpg

车辆工程是以道路车辆、轨道车辆和军用车辆等运载工具为研究对象的交叉应用型学科。作为人类“衣、食、住、行”四大基本需求的“地面出行”部分,车辆工程直接服务于汽车、高铁等高新技术产业,是国民经济、科技创新和国防安全不可替代的支柱领域。目前,受“电动化、低碳化、智能化、网联化”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驱动,车辆工程知识体系的交叉广度和融合深度迅速扩展,支撑国家战略实施的地位和价值进一步提升。

新时期的车辆学科具有如下重要意义:大国科技竞争的战略制高点,作为机械、电子、通信、计算机、能源动力、交通运输等领域的融合体,是高新科技的集成创新与应用平台;国民经济的核心支柱,车辆产业的体量大、产值高、产业链长、就业人员多,对经济发展具有无可比拟的支撑作用和溢出效应;交通强国的关键支撑,车辆产业既是社会生产力的基本保障,也是提升人民生活质量的重大民生工程,更是交通强国建设的主要牵引力;国防安全的重要利器,军用车辆对于我国维护领土主权、保护海外利益以及维持战略威慑力具有重大意义;能源转型的关键突破口,车辆低碳化和电动化的创新发展及其与清洁能源、能源互联网的创新融合,将为我国能源转型及履行低碳承诺提供关键突破口。

此前车辆工程一直是机械工程之下的二级学科,这体现了传统车辆以机械为主要特质的产品属性,符合特定时期国家和产业的实际情况,这也为车辆产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如今,我国高铁已经领跑世界,为实现人员高效快速流动、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推动国内外经济融合提供了基础运载手段。我国汽车总产量稳居全球第一,是稳增长、保就业、促消费的关键产业之一,同时汽车科技正向低碳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的方向发展,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交叉融合的战略高地。正是由于该领域的科技革命与产业重构日益深化,车辆工程现有的学科定位已经无法适应国民经济升级、支柱产业发展、科学技术创新与新型人才培养的战略需求。具体表现如下:作为二级学科的车辆工程,与其具有的高科技核心载体和产业规模地位极不匹配;难以突破专业人才培养的数量限制,不能实现学科知识体系与相关学科的深度融合,导致当前车辆人才供需严重失衡;不利于运载学科体系的整体优化与协同发展,无法与船舶、航空两个一级学科形成陆、水、空、天运载体系的联动效应;无法有效集中创新资源形成合力,解决产业变革涌现的一系列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问题,不能解决产业面临的全新“卡脖子”难题,可能丧失历史机遇部分领先方向反被国外赶超。因此,车辆工程及产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新挑战和新要求,亟须谋划符合时代发展特征的学科布局。

为了适应当前学科深度交叉融合的发展趋势,今年初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决定设置“交叉学科门类”。车辆工程既具有独特的自我特色,又与诸多现有一级学科的内容紧密关联,显示出多学科“深融合、强交叉”的突出特点。因此,建议国家及有关部委将车辆工程升级为一级交叉学科,积极推动该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打造先进科技集群的载体性平台,推动以车辆工业为代表的制造业快速升级,培育国家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所建设的车辆工程一级交叉学科,将以地面运载工具的新四化发展为核心,聚焦关联的材料与结构转型、能源与动力转型、信息与智能转型等产业变革趋势,系统性突破车辆设计与制造、新能源动力系统、智能汽车与无人驾驶等重大科学难题,结合学科边界拓展和知识结构重塑,建设符合国家及行业迫切需求的人才培养体系。


                                                                                    (信息来源:清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