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31日,2019北京国际道路运输、城市公交车辆及零部件展览会(简称为“2019道路运输车辆展”)在北京顺义中国国际展览中心(新馆)隆重举行。在展会期间,主办方还举办了多种研讨会和活动。

   在5月30日上午举行的“2019客车行业形势分析报告会”上,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副秘书长佘振清对2019年客车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

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副秘书长佘振清

各细分市场有喜有忧新能源销量大增

   佘振清介绍,2019年1—3月,中国客车统计信息网的40家企业累计销售5米以上客车38530辆,同比增长4.58%,其中座位客车(公路客车)下降7.32%,校车下降41.32%,公交客车增长32.1%,其他客车增长67.07%。

   在40家企业中有33家涉及新能源客车领域,5米以上新能源客车销量为15775辆,同比增长54.13%。传统客车销量22755辆,整体降幅达14.48%,其中座位客车下降11.84%、公交客车下降22.16%。总销量中,大型客车销量14538辆,同比增长6.81%,中型客车销量10900辆,同比增长9.40%,轻型客车销量13092辆,同比下降1.33%。

累计销量列前15位的企业

   2019年一季度,5米以上新能源客车销量为15775辆,与2018年相比,新能源客车总销量增长了54.13%,其中座位客车增长了165.62%,公交客车增长了49.88%。

   佘振清认为:今年一季度新能源客车销量大幅增长,主要受翘尾因素的影响,2017年12月新能源客车销量高达35685辆(是新能源客车市场启动以来的最高值),主要原因是担心政策变动导致订单提前,导致2018年一季度受到一定影响,新能源客车销量仅仅8802辆(2019基数较低),2018年12月新能源客车销量只有29093辆(2015年31845辆,2016年31744辆,2018年12月是新能源客车市场启动以来的最低值),2019年一季度并未受翘尾因素的影响,新能源客车销量达到15775辆,同比增长54.13%。

   值得一提的是,南京金龙一季度销量中包含2168辆新能源物流车,上年只有62辆,影响同比增幅提高24个百分点,可以说南京金龙一家拉动了全行业新能源增幅的一半。可见,今年一季度,偶然因素叠加翘尾因素的影响,导致新能源客车销量的大幅增长。

   而在传统客车中,校车的销量降幅较大。1—3月,5米以上传统客车销量22755辆,占总销量的59.06%,同比下降14.48%,其中传统座位客车下降11.84%,校车下降41.11%,公交客车下降22.16%。销量列前10位的企业中,正增长的只有1家。

传统客车销量列前10位的企业

   海外市场大中型客车表现不佳。1—3月,中国出口各类客车6543辆,出口金额22.976亿人民币,出口量比上年同期增长11.24%,出口额增长0.54%。其中,大中型客车出口3667辆,同比下降5.29%,出口金额20.749亿人民币,同比下降3.73%。

客车行业形势严峻正面临重新“洗牌”

   佘振清分析指出,目前客车行业面临着市场规模萎缩、经营效益下降、行业格局将发生重大变化等形势。

   首先,公交客车市场严重透支,沉淀在终端市场大量的二手公交客车亟待消化。在新能源客车市场启动之前,公交客车的年需求量一直徘徊在5—7万辆之间,2013—2016年,公交客车销量进入井喷时代,2017、2018年即使有所回撤,仍接近10万辆,主要归功于新能源补贴政策。

   佘振清认为,如此形势下,有3个方面需要重点研究。第一,公交客车销量已经经过了长达十几年的增长周期,歇歇脚无可厚非;第二,2013年以来,公交客车销量的超常规增长,使市场已严重透支;第三,新能源公交替换下来的二手公交客车(总量超过20万辆),需要市场来消化。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预计到2023年才会见分晓,目前国家正在推动的二手车出口政策,有望带来新的利好。预计2020年之后,公交客车年度销量将回归到6万辆左右。

   其次,公路客车需求连年下降。公路客车的保有量从2012年的87万辆下降到2018年的79.66万辆,而且有加速萎缩趋势。公路客车正处于内外交困之中,一方面法规越来越严,成本越来越高,高附加值的车型(卧铺客车、一层半客车)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受高铁、私家车和公交线路延伸的影响,市场空间越来越小。

   再次,校车市场已成鸡肋。校车从2011年开始进入市场,2013年销量超过2.8万辆,达到销量高峰,之后每况愈下,2018年1.6万辆。2019年一季度,校车同比下降41.32%。

七大因素制约校车发展:(1)新能源政策不开闸,校车没有未来;(2)发展不均衡,有效的市场空间越来越小;(3)公交网络不断完善,拟制校车需求;(4)配套政策不到位,国家攥紧校车发展的笼头;(5)思路决定出路,校车很不受待见;(6)运营和管理效率低,社会资本积极性不高;(7)发展条件的制约。

   此外,客车出口受制于国际经贸环境的变化,出口难度加大。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缓。2019年4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19年七成全球经济体增速将下降,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至3.3%,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低。贸易战愈演愈烈,动荡加剧。2019年5月9日,美国政府宣布,自2019年5月10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中国宣布,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可以预测的是,2019年客车出口仍将步履维艰。

   对此,佘振清也给出应对之策,他认为撬动资本市场、有效扩大客车市场外延、大胆实施经营模式变革等将可能为发展带来新的空间。其中,佘振清提到了加快无人驾驶等先进技术的研发、鼓励客车企业开展二手客车出口业务、积极开拓房车市场、维持或收缩国内业务规模、战略重心向出口转移等具体策略。

   从佘振清的分析与判断中可以看出,2019年中国客车行业发展将进入新的格局,企业必须集中优势资源努力维护行业地位,同时积蓄力量等待新的战机出现。

(信息来源:客车信息网